当前位置:依然传媒国学红楼梦中尤二姐住进贾府之后,王熙凤是如何对待她的?
红楼梦中尤二姐住进贾府之后,王熙凤是如何对待她的?
2022-07-09

尤二姐进到了贾府后,王熙凤用了很多的手段对付尤二姐。趣历史小编整理了一下,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,快点来看看吧。

尤二姐之死是《红楼梦》中的悲剧之一,这样一个容貌绝色、性情温柔的女子,被王熙凤骗进大观园后,遭受到非人的待遇,最终腹中的胎儿被胡庸医误诊打下,她万念俱灰,选择用吞金自尽的方式,结束自己的年轻的生命。

曹雪芹擅用隐晦笔法,很多金钗之死,他于轻描淡写之中,隐藏了其中的悲惨细节。

比如晴雯之死,曹公仅仅是借丫鬟之口,描述晴雯死的夜里,扯着嗓子喊了一夜的“娘”,天亮之前便只有进的气,没有出的气,死在了姑舅表哥家的破炕上。这种曲尽通幽的文笔,让读者置身上帝视角,将生死轻轻抹去,只有细心品味的读者,才能体会其中的凄凉。

尤二姐同样如此,她在大观园中的经历堪称一场噩梦,衣食上的克扣仅仅是王熙凤的初级手段,她给尤二姐安排的食物均是剩饭剩菜之类,这种行为恶劣到连自家平儿都看不下去,自己掏钱给尤二姐买点吃食:

凤姐既装病,便不和尤二姐吃饭了。每日只命人端了菜饭到她房中去吃。那茶饭皆系不堪之物。平儿看不过,自拿了钱出来,弄菜与她吃,或是有时只说和她园中去,在园中厨内另做了汤水与她吃,也无人敢回凤姐。只有秋桐一时撞见了,便去传舌,告诉凤姐。——第69回

原著中形容尤二姐的食物乃“不堪之物”,着实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,实际情况恐怕比剩饭剩菜更差,俨然不是给人吃的,如此行径足可见王熙凤之阴险狠辣。

身体上的折磨还是其次,尤二姐一个外来人,被接进大观园中居住,精神上的空虚才是最致命的。细细论来,尤二姐值得依靠的人并不多,除了母亲尤老娘、妹妹尤三姐,就是宁国府的姐姐尤氏、姐夫贾珍了。

可尤三姐自刎而死,尤老娘居于荣府之外,只有尤氏、贾珍等人能给予尤二姐一定的后援力量,可这唯一一条后路,也被王熙凤通过一招“大闹宁国府”彻底给堵死了。

尤氏和尤二姐虽然不是亲生姐妹,但到底都姓尤,即便尤氏不想掺和尤二姐的事,也会迫于“自家妹妹”的舆论,多少给点帮助才是。

可纵观横览尤二姐之死的全过程,身为姐姐的尤氏从来没有给予尤二姐一星半点的帮助,这并非是尤氏太过狠心,而是王熙凤的手段太绝了。

第68回“酸凤姐大闹宁国府”,王熙凤行釜底抽薪之计,甚至主动策划了“张华告状”的闹剧,将贾琏违背国孝、家孝的政策,偷娶尤二姐摆到了明面上,王熙凤自己彻底占据道德制高点。

贾珍闻知,早不知躲到哪里去了,只留下尤氏、贾蓉二人来应付王熙凤的“一哭二闹三上吊”。王熙凤当然清楚尤氏和尤二姐的关系,故将所有的气都撒在了尤氏的身上:

凤姐儿听说,哭着两手搬着尤氏的脸,紧对着问道:“你发昏了!你的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?不然,他们给你衔上?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去?你若告诉了我,这会子不平安了?怎得惊动官府,闹到这步田地!你这会子还怨他们?自古说‘妻贤夫祸少’、‘表壮不如里壮’。你但凡是个好的,他们怎得闹出这些事来?你又没才干,又没口齿,锯了嘴子的葫芦,就只会一味瞎小心,图贤良的名儿。总是他也不怕你,也不劝。”说着,啐了两口。——第68回

对于尤氏而言,经历了王熙凤的这场大闹,她已经彻底跟尤二姐划清了界限,她这个妹妹有任何纠缠了。

一方面,王熙凤已经将贾珍、尤二姐那不堪的过往全都给扒了出来,晾在光天化日之下,尤氏如果帮助尤二姐,就会将祸水引到自己身上,本身自己丈夫和妹妹有苟且的勾当,被传的人人皆知,她脸上已然无光了,眼下更不敢和尤二姐有任何沾染了;

另一方面,贾琏偷娶尤二姐,已经违背了国家政策(在国孝、家孝期间娶亲),这件事一旦闹大了,认真追究起来,谁也讨不了好儿。贾珍、贾蓉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自尤二姐进大观园后,他们爷俩再也不敢接近尤二姐了,如果未来追究起来,也只能追究两个当事人贾琏、尤家母女的责任,和自家宁国府无关。

可怜尤二姐,被王熙凤骗进大观园,步入到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面对这个陌生的环境,她一直在屈身俯就,仰人鼻息,希望能换来一点点同情,可结果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折磨。

在物质上,尤二姐的基本衣食都成了问题,在精神上,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深墙高院,没有一个知心的人陪伴她,安慰她,这种精神上的困境是最要命的,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肚子里的孩子,却也被一剂虎狼药打下,离开这个世界成为尤二姐最终唯一的心愿。

当尤二姐收拾妆容,穿戴停当,拿着那块生金强行吞下,躺在床上静静等待死亡的那一刻,她心里是幸福的,她终于不用再经受灵魂的无所归依。

依然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